不完整暫存檔 #13 The Girl I Love is Gone

不完整暫存檔 #13:The Girl I Love is Gone

不完整暫存檔 #13:The Girl I Love is Gone

他醒來,在一陣機械式的鬧鐘鈴響之中,他有點訝異,時間比平常早了一個小時,他不解,自從鬧鐘買回來設定好鬧鈴時間後,就從沒去更改過。

算了,他還是起了床,反正一整晚都做著怪夢,睡的很不安穩,倒不如盥洗一下,下樓去吃個久違了的早餐。

夏天了,隨意穿了件黑色T-Shirt 跟破洞撕痕牛仔褲,踩著她送他的高筒靴,背著有點髒污的咖啡色麂皮斜背包準備下樓去。

電梯前,他環顧一下他住的那層樓,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好像哪裡怪怪的。進了電梯,奇怪的感覺更多了幾分,電梯似乎變小了,且電梯裡明明有個鏡子的,現在不見了,而且完全沒有被拆走或破壞的痕跡,壓根就是那面鏡子沒存在過。

出了電梯,管理員竟是一個陌生怪面孔,帶著狐疑的眼光瞪著他,讓他全身不自在。

他住的地方一出大樓門口,左右各有一家早餐店,左邊那家是連鎖的早餐店,而他若有機會吃個早餐,他喜歡吃右邊那家可愛又愛笑的胖胖伯母的傳統早餐店。

怪了,今天怎麼好像都不對勁了,早餐店不見了。連鎖早餐店變成了一家髮廊,右邊的早餐店正在整修,堆放了好多木材與水泥包,還有種怪怪味道。

他呆站在那,試圖想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,因為他晚起又晚歸,沒注意到這裡的變化嗎?不對啊,昨天中午出門時,可愛胖伯母正在收店,還有跟她打招呼啊。

思考之際,轉頭看著路口,他腦子一片空白,整個環境是他完全陌生的一個環境,心一驚,又轉頭想進大樓去問一下那個陌生的管理員,雖然他的眼神有點恐怖。

他心跳加速,胸口熱了起來,正在整修推了一堆木材的店面不見了,變成大樓的大門,且樣式完全變了,原來的大門成了地下停車場的斜坡入口,本該是連鎖早餐店變成的髮廊不見了,他急促呼吸著轉了一圈看著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,心跳聲清晰可以聽見。

陌生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,且乾淨無比,他站了一會兒,沒有半個人沒有半輛車出現,他呆站著,因為全身僵硬無法動作了,但雙手卻微微的顫抖著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的腳移動了一下,他開始不協調的走了兩步,靠近那個新大門,拿出鑰匙,卻插不進鎖孔,他緊張的隨手按了門鈴,按了又按,沒人反應,他敲著厚重的玻璃鐵門,沒人反應,他透過玻璃想看見管理員,玻璃卻只是一片黑暗,似乎隨時都會將人吞噬的那種黑暗,他嚇的退了幾步。

翻開背包想拿出手機,這才發現,他的背包變成了皮革亮橘色,身上的T-Shirt 變成了墨綠色細條紋Polo 衫,牛仔褲沒了破洞跟撕痕,而她送他的高筒靴變成了慢跑鞋,他退了幾步,轉身走了好幾步,慌張的想拿出手機,但是包包裡沒有手機,啥都沒有,只有一張對折揉過的紙。

他把那張紙拿出來,他的手還是顫抖著,且出了不少汗而溼潤,他打開那張紙,是張印表機印出來的相片,一個陌生女孩,瘦且勻稱的身形穿著小洋裝開朗的笑著,但好多處都是被水滴過的模糊暈開,惟獨臉的部份清晰可見。

他呆呆看著那張紙上的陌生女孩,全身軟坐在地上,腦子完全停擺,他只是盯著她,也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眼淚,已將一整片胸口給浸濕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遠遠的、似有似無的,出現的一個模糊的聲音,他還是呆看著那張紙,任憑淚水濕透了全身,而那個幽遠而模糊的聲音,慢慢的…慢慢的…慢慢的…越來越接近,他似乎注意到了,他抬起頭,但四周那變的詭異陌生的環境仍舊,他低下頭,才發現那張紙,已是一團又一團模糊的色彩交相暈染,女孩的臉跟身影,已被不止的淚水淹沒了輪廓…他茫然…

那聲音,越來越近,也似乎越來越清楚,但他不在乎,他已全身無力,放開了那張溼透了模糊成一團噁心色彩的紙,躺了下去,天空不見了,一片黑吞噬了他…

The girl I love is gone
And I will never find a new
……
……

The girl I love is gone
And solitary fills my home
……
……

The girl I love is gone
And things will never be the same
The emptiness inside grows stronger every night
……
……

他醒來,在一陣機械式的鬧鐘鈴響之中。
他的音響一整夜重覆的唱著 Jay-Jay Johanson 的 The girl I love is gone…
他發現手上握著送他高筒靴的那個女孩的照片,枕頭已被淚水給浸濕。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