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ntimental Nonsense

Take Me Out

手指在筆記型電腦的小鍵盤上游移。
小小的LCD落滿了一個個繁體中文字,字型用的是超特明。
厚重的字層層堆疊,把小小的畫面塞擠成像是原始部落的帶刺囚籠。
不加思索的嘆了口氣,手指在鍵盤上不斷不斷的敲打著,好像不馬上完成會有生命危險似的。
面對已落下的個個單字所組成的篇章,那心緒就像史詩般的壯闊雄偉,紓發著小人物的偉大與恐懼。
耳機裡明朗的節奏,唱的是 Franz Ferdinand的 Take Me Out。

High And Dry

在無人的頂樓露台。
夜裡的雲,被地面上的車水馬龍映出迷死人的立體感。
深深吸了口菸,吐向天際,透過煙霧的朦朧中,快滿的月球,更顯其皮膚病似的無數隕石坑。
他只是看著天空,不斷不斷的,向上吐出陣陣的迷濛。
瞳孔中反折出的月球,就像金黃色的蛋黃在油鍋中晃動一樣,激盪著他的思緒。
莫名的,他哼唱著 Radiohead 的 High And Dry。

Bittersweet Symphony

在微亮的河濱單車道飄遊著。
清晨的空氣帶著舒服的水氣,吸進肺裡打滾三圈,猶如新生。
雙腳輕輕踏著,英倫古典風格的Brompton單車,是白馬王子,分擔著她的鬱抑。
長長的吐了口氣,不斷不斷的,深深的吐著氣,不願被標籤為嘆息。
車道旁的景色飄過餘光,對映著心裡一幕幕的回憶,像是蒙太奇的影像,都攪在一起了。
一瞬的會車,短暫的樂音,來車那位男孩的MP3喇叭…
瞬間飄過 The Verve 的 Bittersweet Symphony 的熟析前奏。

Vultures

在鮮有人跡的一個河堤邊。
不再刺傷人的橘黃斜陽,映著髒污的黑暗河水,那顏色攪和的…讓人做噁。
一手垂在車窗外,無神的望著遠方,黑河對岸已亮起無數盞燈的一棟棟大樓,卻像被黑暗吞噬一樣。
車裡音響鳴著低沉的Bass聲,不斷不斷的,激盪起心跳聲的共鳴。
心裡想著的無解人生,就像已沾塵的耳機線,複雜纏繞著,解不開這心思。
無意識的,他隨著Offspring的Vultures,輕輕敲打著車門。

more